我想也许他真的有些心灰意冷

录取的最后一天,文局长今天也是第二次打了电话,问张红、赵磊,还有“京都外国语言学院文省分院”的事情。打来电话的还有卫县的王威,武清县的徐彩红,卫县叶长星的父亲叶中华,宝山县吴秋娟的父亲。我再次给叶中华谈了操作费的事儿,他仍旧推脱困难正在筹借。并且我感觉到他的话语中已有些许不耐其烦的冷硬的成份在里面。但是这种成份很少,少的几乎察觉不到。我想也许他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了。他可能不知道在15号和18号之间还有机会,并且这种机会还最有可能被把握。这当然是秦兵告诉我的。秦兵说16号17号的时间是补录补招的黄金时间,分数不理想的或分数与报考院校搭配不当的在这个时间里都有可能被操作录取成功。
 
 
第三部分第六章(8)
 
    02/08/16 Friday    
    晴    
    早上8:00李长兴就赶到了文州市。和他同来的还有李军以及他的两个表兄弟和王威。我把他们领到了家里坐下,端茶倒水,小心侍候着。然后又打电话催林耀明,请他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速度把那部分钱取回来,他应承着马上给上面的人联系。我知道他上面的“老师”的上面还有“老师”,就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尽快做这件事儿。    
    大概9:30左右,秦兵打电话告诉我张红没有被京津大学录取,但已经被京都外国语言学院录取了。又告诉我昨天说的张东旭的事儿有误,说他其实是被这边的老师操作成功的。他这些话让我又惊又气!按他现在的说法,那得收张东旭的钱;可是按他昨天的说法,我已经让林耀明把钱退给人家了,这不该扯皮了。如果他现在说的是真的,那我已经给林耀明说过没这边的功劳又怎么再去张口要钱。况且林耀明并不是没收上来钱,而是收上来又灰溜溜地给人家退了。我惶然地问秦兵:“你怎么现在搞出个这问题?我昨天还反复强调让你核实情况告诉我,你核实后告诉我让我退钱,现在又这样说!这让我怎么去再要钱?”他说:“我昨天是问啦,也是我直接接触的那个领导那样告诉我了。可今天那领导又打电话过来说他的事儿是咱这边帮着办的,因为倒了好多弯儿操作这事儿,没能问到真正办事儿的老师。”他又说:“我曾经不和你讲过吗?这上边也是层层关系层层托付,所以总有消息传达失误的时候。”我说:“我可以理解,林耀明可以理解,可你怎么让家长去理解?况且根本问题是钱,钱已经退了再想要出来的可能性太小了吧!还有,你这边信息的速度也太慢了,人家那边已经清清楚楚地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咱们这边还得层层开始查问,查问了却先后又弄出来两个答案。叫人家怎么去想?”秦兵惭愧地说:“是我这边有问题,有差错!我再给上面谈谈看这事儿怎么解决。”然后他又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倒是张红的事还算令人满意,虽然“京都外国语言学院”并不如“京津大学”,但可以说在一个档次上,想来学生也不该有什么意见。就马上给文局长打了电话。他平淡地说也算可以,又问了关于赵磊的事儿,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李长兴在一边儿听到我竟然也可以操作“京津大学”还有“F大学”之后,大为恼火,再次为李军没能上北京S大学气愤起来,怒不可遏地嚷嚷着非要到省教委去反映一下,否则这口怨气难出!又说教委如果不能解决就上法庭之类。我知道他是真动怒了,劝也劝不住。王威也没有办法,何况是他指着推着帮着人家上了这条路。刚好林耀明打来电话,我逃也似地赶紧走出来。我恼火地催他尽快,说这边已经收拾不住了。他也心急火燎,劝慰我说:“强哥已经去取钱了,马上就给我联系,我取了钱就给你打电话,你再忍耐一会儿,为‘党’吃些苦受些罪也得受着!”我怪罪他说:“你这家伙把我害惨了还开玩笑。损失了一万块钱利润不说,还把人给得罪了!”他说:“稳住他,再给李军做其他学校成不成?那样也省的来回倒手退钱取钱了!”我说:“费事只好费事了,先把钱退了再说下面的事儿!”我又给他说了刚刚秦兵和我谈的张东旭的事儿。他笑着说:“你别逗我玩儿!这事儿荒唐?钱我可已经退给人家了,你让我再去张口要吗?”我安慰他没事儿,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宁愿相信人家张东旭找的人操作成功的。我再回到屋后,李长兴基本已经发泄完了怒气,我仍旧带着小心谨慎地陪着,又试探性地谈了一些关于李军考学方面的事儿。知道他还想上文省财经学院之后,想起赵丽那儿曾经有交五万元上文省财经学院的指标,就给赵丽打了电话。她告诉我这个学校已经收回这些指标了,按投档线进行正式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