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豹被从板凳解下来,松绑。孙国仁口含一口

 
    “拨他指甲!用烧红烙铁烫他!给他伤口上泼盐水!”
 
    老太太咬牙切齿地指点孙国仁。
 
    “这些要都不管用,最后就只好给他点天灯了。”老太太无可奈何地对白度
说。“你再想想还有什么人没请到的。”白度问老太太。
 
    “请得动的都请了。哎哟……”老太太一拍脑门,“我怎么把他忘了。停停
,你们都让开。”
 
    老太太整整衣裳,摇头晃脑甩着袖子迈着鹅步走到元豹面前。“岳元帅,认
出我来了么?我乃大宋宰相秦桧……”
 
    元豹吃力地拾起头,茫然地看着老太太,秦相国,饶命……”元豹昏死过去
。“好了好了。”大家拍手雀跃,“还是秦相国管用。”
 
    元豹被从板凳解下来,松绑。孙国仁口含一口水喷到他脸上。元豹醒过来,
睁开眼。
 
    白度俯身关切地问:感觉如何?”
 
    “这老太太一准在中美合作所干过。”元豹说完又昏了过去。“你们怎么能
这么对待元豹同志呢?”医院的走廊上越航宇怒气冲冲地和白度一同快步走着,
边走边训斥白度,“确属必要,打也不是不能,但打得要有分寸,象母亲打孩子
。”
 
    “我们正是象母亲打孩子那样打的。”
 
    赵航宇一进元豹的病房立刻满面笑容地伸着双手奔向元豹。“我来晚了,元
豹同志,让你受委敢了。”
 
    元豹嘴唇颤抖着,哇地哭了起来,象孩子一样把头偎在赵航宇的怀里。赵航
宇楼关元豹缠了绷带雪白硕大的头轻轻后着。“放声哭吧,出去可不许哭——一
滴泪也不能让他们看见。”赵航宇示意白度出去。
 
    白度悄悄出了门,靠在门上喘了口气,返身又进了屋。只见元豹和赵航宇已
经又说又笑的了。赵航宇一只手打着拍子,元豹容光焕发地仰脸朝着阳光和赵航
宇一起唱着歌:
 
    “小公鸡叫咕咕,少年把新娘找……”
 
    白度微笑着:“瞧这一老一泊的。”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